【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】(19)作者:QM1255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6887


  大年初一一大早,我就被秦語搖醒了。

  「懶蟲,快起床啦!」秦語叫道。

  「幹嘛啊?」我懶懶地睜開眼,看了看表。「才8點啊,繼續睡!」

  「你給我起來——」說著,秦語揪著我的耳朵,把我硬拽了起來。

  「忘了今天要幹什麼啦?」見我清醒了,秦語問道。

  「今天?幹什麼?」我被秦語問得一頭霧水。

  「妳傻吧,什麼智商啊?」秦語鄙夷地看著我。「今天說好回家看爺爺奶奶的啊!」

  秦語這麼一提醒,我倒是想起來了。我小時候,爺爺奶奶家離我們的小學很近,所以小學的時候,我一直住在爺爺奶奶家。記得有的時候秦語上學從爺爺奶奶家經過,他們都會叫住我,拿出平常我都捨不得吃的讓她帶著。秦語也一直把他們視作自己的爺爺奶奶。

  於是,我急忙穿好衣服,下了床。

  「我爸媽中午再去,我們先走吧!」問過了雙方的父母,我們就出發了。
  目的地不是很遠,我牽著秦語,踏著這條熟悉的路,不到20分鐘,我們就到了。

  到了爺爺奶奶家門口,秦語顯得比我還激動。

  她三步並作兩步,上了樓,我也跟著跑上去。

  「咚咚咚——」秦語的粉拳落在防盜門上。

  「誰呀——」裡面傳來那熟悉的聲音,是奶奶。

  「吱——」的一聲,門開了。

  「哎呦,是小語啊,快快快,進來坐!」

  奶奶急忙迎接著秦語,倒是忘了我這個親孫子。

  「哎呀,哈哈,我的大孫子也來啦!」

  「奶奶,過年好!」我和秦語異口同聲地說著。

  「好好好!進屋坐!進屋坐!」奶奶轉身去了裏屋。「老錢,快看誰來了?!」
  爺爺走了出來,看到我們兩個,高興得臉都泛著紅光。

  「來來來,紅包,人人都有份!」爺爺奶奶熱情得讓我們有些不知所措。
  「你們的事啊,我和爺爺都知道了。好!好!我們再多活幾年,你們結婚的時候,我們去!」奶奶興奮地說.

  「哎呀,奶奶啊,大過年的別說喪氣話,咱們早就是一家人啦!」秦語還是那麼口齒伶俐。

  接下來,我們又拉拉家常,爺爺奶奶也無外乎是告訴我們要一直走下去。簡單地吃了午飯,我們回了家。我和秦語似乎已經是一家人了。

  寒假閒下來的時候,我沒事就打打遊戲。秦語本來也是愛玩的女生,纏著我讓我教她。我也就盛情難卻. 幾輪遊戲下來,她掌握得相當快。就幾天工夫,她再和我比賽,我稍微讓一讓她,她就能完勝我。

 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。寒假就這麼過去了。我和秦語收拾行囊,又踏上了旅途。

  而根據學校的安排,秦語開學第一天就要走。

  秦語還是改不了凡事提前的好習慣,我們提前三天到了學校。

  不過,那幾個死黨似乎已經摸清了我們的行動計劃,和我們同一天到達了學校。

  宿舍樓下,我們6人組又重聚了。

  「可以啊你們,聽說你們的溫泉之旅……哈哈……」歐陽奕壞笑道。

  「得得得,不提了不提了!」秦語見話風不對,急忙插了一句。

  「哎呦哎呦,還害羞了呢……」歐陽奕刮了刮秦語的鼻子。

  「歐陽,這次去美國還真有不少事要請教你呢!」秦語趕忙服軟。

  「好啊好啊,正好,我也有點事情想和妳說說呢!」

  「小錢子,」秦語壞壞地看著我。「朕今天放你的假,去吧!」

  「謝主隆恩!」我也怪聲怪氣地答道。

  看著秦語和歐陽奕遠去的背影,我心裡的滋味有些莫名的複雜.

  那幾天,秦語一直和歐陽奕待在一起。

  「出國嘛,人生地不熟,多了解了解也好。」我心裡想著。

  報到那一天,秦語被她的輔導員和系主任叫了過去,簡單地找她談了談,又給了她一些材料。然後就給她放了假。

  這邊,我也簡單收拾了一下。秦語需要中途在T市轉機,我早就和她說好把她送上前往美國的飛機. T市離我們所在的Z市很近,坐火車也就只需要不到兩個小時. 當天晚上,我們就到達了Z市。

  我帶著秦語,住進了事先預定好的酒店。

  「真是的,你非要跟來,明天還要上課呢吧?」一進房間門,秦語就倒在柔軟的席夢思上,有些埋怨地說.

  「沒事,語姐,都請過假了,」我見秦語平躺著,色心大發,撲在她身上。
  「再說了,第一天,能有什麼事啊!」

  「去去去,幹什麼啊?」秦語把我推開,忿忿地說道。「那也是不好好學習!」
  我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,說道:「來都來了,你還能把我踹走啊?」

  「哎呦,膽肥了嘛,」秦語一把揪住我的耳朵。「看來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」說著,她一腳就踹了過來。

  「行了行了,不鬧了,」轉瞬之間,秦語又恢復了溫柔。「你先洗澡,我再整理整理,然後我再洗。」

  我順從地答應了。

  其實,我根本沒心情洗澡。

  最近一段時間,一直忙前忙後,我已經憋了好幾天了,就等著今天晚上和秦語「共度春宵」……所以,我三下五除二,就洗好了澡。

  秦語做起事來確實相當麻利,我剛擦乾淨身上的水,走出浴室,她就完成了收拾雜物的「掃尾」工作。

  而趁著秦語洗澡的工夫,我最後確認了一遍第二天飛機的出發時間.

  套套已經是我們身上的常備之物了,我也就順手拿出一個,放在枕頭下面。
  過了一會兒,秦語就從浴室裏走了出來。

  我不自覺地看向秦語:及臀的浴巾緊緊地包裹在她的身上,玲瓏的曲線暴露無遺;兩條修長的雙腿經過了水的滋潤,在房間暖色燈光的照射下顯出一份獨特的性感;浴巾勉強裹住雙球,一道深深的溝壑展露在我眼前;一頭短髮濕漉漉的,一綹一綹的貼在側臉上……雖然那浴巾包裹之下的胴體已被我欣賞過無數遍,但這樣一種朦朧美還是讓我欲罷不能。躲在被窩裡的肉棒也不自覺地站了起來。
  「一天到晚都爛成豬了,一點忙都幫不上!」秦語瞪了我一眼,背對著我坐在床上,從包裡拿出睡衣。

  秦語依舊背對著我,脫下浴袍,準備換上睡衣。

  「咋還轉過去了?害羞了?」我開始故意挑逗著秦語.

  「滾!」秦語吼了一句。「老娘愛怎樣怎樣,妳管著嗎?」

  看秦語這般反應,我也只得作罷.

  「餵,聽著!」秦語用命令式的口氣,一邊換衣服,一邊對我說.

  「這半年別以為沒人管你了,就自由了。我告訴你,週末必須跟我聊天,視頻最好。別一天到晚踢球打遊戲,聽到沒有!」

  「聽到了聽到了,秦媽媽……」

  「他媽的你再說一個?」秦語對我的語氣看起來很不滿.

  「好好好……」我服了軟。

  「知道就好,睡覺!」秦語這時已經換好了睡衣睡褲。

  沒等我反應過來,她就關掉了燈,躺在我這張床的內側。

  「不敢和女生睡的同學去那張床啊!」秦語背對著我躺了下來,怪聲怪氣地說道。

  我本打算今晚大戰一番,卻被秦語「滅了燈」,加上秦語言語的挑釁,我此時此刻獸性大發.

  我翻過身來,從背後把秦語壓在我的身下。

  秦語驚叫了一聲,隨後想掙脫我,但我卻死死地壓住了她。

  這時候,我也沒閒著,左右手配合,左手掏出待命已久的「鋼槍」,右手熟練地褪下秦語的睡褲。

  秦語的睡褲下是真空的,所以我趁勢在她的翹臀上狠狠地揉了一把。

  「啊啊啊!錢明!快下來!幹嘛啊妳?」

  「這可是妳在國內的最後一晚了,小蕩婦!」我知道,這個時候,這種低俗的語言是秦語最好的一劑春藥。「還不讓大爺我滿足一下?」

  「你先下來啊!」

  秦語還是在掙紮著。

  我沒有理睬秦語,而是分開她的雙腿,把滾燙的肉棒夾在她的兩腿之間.
  其實,現在的姿勢,我根本沒有辦法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,我只是想用這種方式,幫助秦語完成「熱身運動」。

  「肏,你不帶套想幹嘛?你還打算我去美國給你生孩子啊?」

  我一聽秦語鬆口了,大喜過望,放鬆了警惕。

  我從秦語身上下來,拿出準備好的套套。

  可就正當我準備套上的時候,突然間覺得脖子一緊,下一秒,我已經被摔在了床上。肉棒上也重重地落下一隻玉足。

  「不想好了,啊?」秦語重重地搓了搓我的雞巴,我全身一抖。「老娘今天晚上要是不把你榨乾了,還真是虧待自己了,啊?」

  「還請女俠饒命啊!」自己的「命根子」掌握在別人腳下,我趕緊恭維道。
  「切,知道就好,」秦語說著,移開了還壓在我雞巴上的腳.

  「朕明天就要出國訪問了,命妳今天晚上把朕服侍好了……」

  我沒等秦語說完,急忙從她的身下站起來。

  「得令!」

  我急忙把套套戴好,正準備把秦語撲倒的時候,她卻輕輕地躲開了。

  「瞧你猴急那樣,我說的你記住沒啊?」

  我被秦語問得一頭霧水:「什麼事啊?」

  「這就忘了?」秦語狠狠地掐了我一下,說道。

  「好好學習,少打遊戲,跟我聊天,記住沒!」

  「嗯,記住了,」這次我卻沒有再嫌她煩。分別在即,這樣的叮嚀也是一份愛吧。

  「你也是啊,」我把手放在她的臉上。「有什麼事情別都悶在心裡,我知道你很要強,不過我是妳男朋友啊,有什麼煩心事,跟我說!」

  「餵,搞清楚好不好,同學,誰是誰男朋友啊?明明秦語是錢明妹子的男朋友!」秦語這個時候也沒忘幽我一墨。

  我會心地笑了笑,溫柔地說:「語姐,愛你。」

  秦語羞澀地看著我。

  我抱住秦語,我們兩個人的臉慢慢湊在一起。我的嘴唇一陣滾燙,那是愛的溫度。我們倆的嘴緊緊貼個在一起,我伸出舌頭,在她口中遊走。她熱烈地回應著,也伸出舌頭,靈活地在我的舌尖和口腔裏游動。

  不知道什麼時候,秦語幽靈般的雙手已經脫下了我已形同虛設的底褲,扶在我的腰間.

  我的肉棒鑽進了她的睡衣,貼在她涼涼的肚皮上。

  秦語此時也已經感受到了這冷熱貼合帶來的快感,身體不自覺地扭動了幾下。
  我把頭微微上揚,她的上嘴唇也因此而上揚.

  我輕輕地吮吸著她的嘴唇,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。

  我的雙手也不老實地探入秦語的衣服之中,撫摸著她玲瓏的背部曲線。
  逐漸,我的手向下移動,拉開她的睡褲,把那翹翹的美臀掌握在手中,按摩著。

  秦語的熱情又一次被我的有意挑逗點燃,放肆地吮吸著我的嘴唇,攪動著我的舌頭,她的舌尖也不時在我的牙齦處溜過,香甜的津液不時進入我的口中。
  我能感覺到這種愛的甜蜜,而下體的硬物因此愈加暴漲了。

  就這樣,我們一記長吻,持續了將近五分鐘。

  突然,也不知是否有意而為,秦語重心不穩,我和她抱在一起,向後倒在了柔軟的床上。

  「討厭……那麼會親……」秦語小聲道。

  「你喜歡嗎?」我也溫柔地問道。

  秦語害羞地點點頭.

  此時的她,和剛才那個女魔頭判若兩人。

  「想要了嗎?」我繼續問道。

  秦語偷偷笑了一下,沒回答我,只是又迎上來,在我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。
  除夕夜的那次交談,我仍然記憶猶新。我知道,今天晚上的這一場「戰鬥」
  ,註定要和往常都會不同。

  我讓秦語在床上躺好,她拽過來一個枕頭,墊在腰下。

  我跪在秦語身前,怕她冷,只把她的睡褲脫下。

  修長的大腿,整齊精緻的陰毛,無不讓我一步步陷入她的情慾陷阱。不過,就算面前是個火坑,我也會跳進去吧。

  我低下頭,撫摸了一下她的陰毛,又在那裡親了一口。

  「語姐,要開始了喔!」

  秦語就像未經房事的少女一般,害羞地張開大腿,捂住私處。

  我握住她的手,輕輕移開,她沒有抗拒。肥厚的陰唇恰到好處的遮住了那神秘的洞穴。我扶住雞巴,準備進軍。

  秦語的媚態也終於在此時爆發出來。她用手撐開洞口,粉嫩的蜜肉對著那兇神惡煞般的肉棒微笑。

  「親……親愛的……快……快進來……」

  一直等待秦語淫慾開關打開的我一聽這話,雞巴一抖。

  我俯下身子,抱住秦語,用雞巴頂住洞口。我伸出舌尖,添吮起秦語那酥油般的白嫩肌膚. 從鎖骨,到脖子,從嘴唇,到臉頰……當我到達目的地——秦語的耳垂——時,秦語如同觸電一般,淫媚地呻吟著。從下體處,我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,把我的龜頭吸進了她的小穴。那裡面已經是氾濫成災了。
  「啊……哈……還……還要……進……進去……」

  我知道,這時候恰恰是激發出秦語內心原始獸慾的最佳時機,於是不急不忙地說道:「還要?還要什麼啊?進去?進哪裡去啊?我沒聽懂誒……」

  一邊說,我的肉棒一邊在她的小穴裏打轉.

  「啊……好壞……還……還要……就是要……要大雞巴……進去……啊啊…
  …就是……喔……插進來……嗯……插進秦語的……秦語的騷屄……「
  我聽到秦語淫蕩的話語,心裡也是樂開了花。

  我開始慢慢推進,把雞巴慢慢插入秦語緊緻的小穴。

  不過,今天秦語好像故意使了壞,把小穴夾得很緊. 我才插入一半,就停住了。

  「語姐,那裡好緊啊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誰……誰讓你……剛才……調戲我的……對……對了……哪裡緊啊?」

  沒想到,秦語竟然反算了我一招。

  不過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我也有對策。

  「哎呀,太緊了,不插了,不插了。」說著,我也象征性地把雞巴抽出一點.

  敏感的秦語很快感覺到了下體的變化,連忙哀求道:「不……不要走……快……插進來……插進來……」

  還沒等她把話說完,我故意一挺腰,趁著秦語放鬆之機,把那渴望被緊緊擁抱的陽物送入秦語的蜜穴當中。

  「啊啊啊啊——」我的插入引得秦語淫叫連連.

  「壞……老公好壞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語姐喜歡嗎?」我故意問道。

  「喜……喜歡……小……小蕩婦……還要……啊……」

  剛才雖然猛插了秦語一下,但是,那根漲紅了的硬物也只是進去了四分之三左右。我沒有硬來,於是乎,我慢慢地往外抽出雞巴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秦語用那輕柔的呻吟為我伴奏。

  我故意把抽動的速度放的很慢很慢。

  現在,只有龜頭還留在秦語的體內,我停了下來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停嘛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動……」秦語現在變得異常敏感。
  「語姐,要動是嗎?」我繼續挑逗著她。

  「快……快……」秦語的耐心正在逐漸消退。

  我深吸一口氣,扶住肉棒,猛地插入秦語的小穴之中。

  受到如此大的衝擊,秦語猝不及防,小穴也突然一下收緊,隨之而來的是秦語撕心裂肺的淫叫聲。

  「咿啊啊啊啊——好大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好厲害……」

  不過,這次雖然比上一次又挺進一些,但還是沒能全根插入其中。而我又故技重施,幾次三番下來,秦語是淫叫不絕,但不知為何,平日裏一插到底的小穴為何今日讓我焦頭爛額.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好討厭……啊……輕一點……嗯……還……還要……嗯嗯…
  …好舒服……「

  我再一次的衝刺,卻難以再深入一厘。

  於是,我改變了戰術. 再次緩慢抽出,秦語又是一輪舒暢的呻吟,我卻在半路殺了個回馬槍,用全身力氣往前一頂。

  這一次,肉棒成功地全部進入了秦語的身體裏. 更讓我意外的是,一股股溫熱的液體拍擊在我的龜頭上,小穴痙攣似的收縮……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秦語吸著涼氣,放浪地呻吟著。

  而這個時候的我內心的欲火也已被點燃,「憐香惜玉」也已被我拋在腦後。
  秦語高潮未完,我就開始抽動小穴中的雞巴,越來越快。

  那在我胯下的尤物,很快就又再次進入了狀態.

  「嗯嗯……喔……輕……輕點……啊啊啊……插死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…
  …插我……嗯啊……「

  我的舌頭在她的臉頰、脖子與耳垂之間來回遊走,秦語也銷魂地用她那火辣性感的嘴唇,親吻著我的皮膚.

  每一次,我慢慢的抽出,只留下龜頭在她的陰道裡;而隨之進行的,是全情、猛烈的插入,直搗花心深處。

  秦語在我一次又一次的攻勢下,又一次繳了槍。

  「嗯……老公……好壞……嗯啊啊……好會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不行啊……插……又插到底了……嗚……好爽……啊啊啊……要飛了……好壞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又要……又要高潮了……不行……不行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

  秦語的小穴突然把我的肉棒夾得緊緊的,我差點就噴射出來。

  第二次的高潮,也吹響了我發起衝刺的號角。

  這一次,我故意停下來一會,就在秦語快要平復下來之時,我挺起身子,跪坐在床上,雙手抓住秦語的腿,猛烈地拱動著,開始全力進攻秦語的小穴。
  「咿呀……啊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能……啊啊啊……喔……哦……要死了……
  被……被老公……啊啊……插……插死了……快……快射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咿啊啊啊啊——「

  我繼續加快抽插的速度。

  秦語滿身的香汗,浸透了睡衣,那突起的乳頭格外顯眼。

  慢慢地,秦語的呻吟變得有些有氣無力了,只能發出「啊啊」的叫聲,甚至還翻著白眼。不過,經歷了百余次的抽插以後,秦語迎來了今晚的第三次高潮。
  而她已經無力再淫叫了,只有那噴射的陰精還提示著她的愉悅。

  這次,我也忍不住了。馬眼一松,精液噴射而出。龜頭附近也瞬間被一陣溫暖包圍。

  發洩之後的我,癱了下去,緊緊地抱著秦語……

  不知過了多久,軟下去的老二從秦語的小穴中溜了出來。

  我放開秦語,仰天躺在床上。

  「哇塞,射了這麼多誒!」秦語雖然剛才近乎休克,卻很快恢復了元氣。
  我看著秦語,只見她小心翼翼地摘下套套,嘴巴靈巧地一吸,裡面最少5毫升的精液全部進入了她的嘴巴裡.

  不過,秦語沒有急於咽下,而是含著精液,躺了下來,看著我。

  秦語輕啟朱唇,勉強包住精液,一股淫糜之味撲面而來。秦語伸出舌頭,牽出一縷白色的細絲. 再收回舌尖,添吮著嘴唇。一滴精液不聽話地從她的嘴角流出,越過她的臉頰. 秦語不慌不忙,伸出玉蔥般的修長手指,蘸起已落在床褥上的精液。手指伸入口中,輕輕一吮,喉頭一縮,一飲而盡.

  我目瞪口呆,下體再次的膨脹是對這表演最好的評論。

  趁我驚異之際,秦語例行公事般清理了我的肉棒,又再次躺回我的身邊。
  「親愛的,舒服嗎?」秦語摸著我的臉,問道。

  「舒……舒服……」我突然有些緊張。

  「今天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」

  「我怎麼了?」

  「你……好……好……騷……哦不是……好美……」

  「噗嗤,」秦語羞澀一笑。「色老公不就喜歡淫蕩的語姐嗎?」

  「喜歡……不是……我喜歡你的人……」我話都有些說不清楚了,緊張的像個未經人事的少年一般。

  「討厭,」秦語又笑了笑。「老公,今天我緊不緊?」

  我驚訝地點了點頭.

  「你知道嗎?這可是歐陽教我的!」

  秦語高興地說道。

  「她?」

  「對啊……算了,不和你說了,我們女孩子之間的事,你們還是別摻和了。」秦語欲言又止。

  「好好好,不問了不問了。」我雖然不甘心得到這樣的答復,但也不好再追問下去。

  「色鬼,還想試試嗎?」

  「明天還有飛機哎,別太累了吧。」

  「沒事,」秦語一下子翻坐在我身上,拖去了濕透的睡衣。「本姑娘剛才是前戲,正式的還沒開始呢!」

  「好!豁出去了,跟你大戰三百回合!」我狠狠地揉搓了一下秦語的乳房,說道。

  「啊——」

  離別夜,是瘋狂的一夜。

  錢明,秦語. 愛情在時光中逐漸發酵,親情逐漸在我們心間滋長.

               (待續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